- 安息日驚慌的女孩 

這天的早晨,我走在耶路撒冷城街道上。以色列政府規定,耶路撒冷城的房子只能用耶路撒冷石建造房子。石頭帶有金黃色的感覺,從遠處觀看整座城市時,像是被黃金點綴,閃閃發光,顯得格外神聖。

正當我沉浸在這神聖的氛圍時,遠方出現一位年輕的猶太女子,慌張地朝我奔來。當她越來越靠近時,我也似乎有點緊張了起來..

「你是猶太人嗎?信猶太教嗎?」她開口第一句話就這麼問。我愣了一下,回說 :「不是」。她似乎有點開心,接著說:「Can you come my home?」

這時身為一個男人的我,心想「等等!這是搭訕的一種嗎?那我該怎麼表現亞洲男人該有的魅力呢?在這麼神聖的聖地,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呢?我會不會褻瀆了,創造宇宙的主宰了…」

我猶豫了下,沒再多想,就跟著她去了…

她帶我穿梭在詭譎的巷弄中,心裡愈來愈感到緊張不安。「若她是恐怖分子的臥底怎麼辦?是要抓個亞洲人撐撐場面,然後我會像電視上,帶著橘色頭套跪在地上的犯人,面對被砍頭的殉道者…」當腦中浮現各樣的故事時,於是她家到了。

打開門,約20坪左右的小公寓,屋內空無一人。有許多猶太教的銀飾品、美麗的金燈台,和各式各樣的猶太擺設,是個傳統的猶太家庭。她走到廚房邊 ,急忙比手畫腳,比著火爐旁的一個東西,這時我的好奇心也到了極點,她用生疏的英文說:「You push push …」

是一個延長線的插座,上面的開關是關的。「You want me to power on this??」我問道。「Yes yes ! Please」她興奮又著急的說。

於是我將紅色的按鍵開起,她竟然開心大聲的說:「thank you thank you!」

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天是猶太的安息日,依照猶太習俗規定。週五太陽下山後,到星期六太陽下山前,猶太人是不能觸碰任何電的物品,街上除了非猶太裔民族,大家會歇下手邊工作,商店會關門、街上也不能開車,任何有電的電器都不能使用,連手機也不例外。幾千年來,猶太人不曾改變過,至今仍守護著這樣的傳統,空出與家人相處的機會。

在離開的路上,我在心中反思,確實我們在時間與快慢上的理解,是有許多的盲點,似乎被世界的價值觀所操控著。我們從小到大被教導不能輸在起跑點上,在學校、職場中都有莫名的緊迫感。它是自我價值的框架系統,大口吞噬著每人獨特的靈魂。

勤於做生意的猶太人,竟願意空出一天的時間安靜與家人,朋友心靈上的互相依附著、沒有3C產品的攪擾,不受時間的推移,回歸創造主中的安息。不但經濟不受影響,反倒快速成長,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。

反觀自己,以創業為例,在生意時會感到急忙,擔心公司速度比別人慢、出手太快或似乎急著證明自己給誰呢?這一切其實衝擊著自我被造的價值。

我似乎豁然開朗了,這是優先次序,與自我價值的認同。當這樣透徹”時間”的本質後,

「快」與「慢」就能達到平衡點!原來這才是上天,帶我到猶太家中的真正反思目的啊!

(但我異國豔遇幻想也就此破滅… 哈哈)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  • White Instagram Icon
  • White YouTube Icon

Boaz 波阿斯